说明:非常抱歉,这周参加了太多的会议。原来写作也是需要心情的,当没有心情的时候,你都懒得动笔。 欧阳明来到云南的最主要的目的,是为了应对昆明客户要求的评标。就是客户邀请了几家资质还可以的公司,分别演示和讲解各自的系统,然后再进行评选。而这一次他们就是要进行讲标。欧阳明没有讲过标,这次也不是他讲,是当地的分支经理亲自上阵。分支经理名字中也有一个“琨”,因此人称琨哥,另外还有一个响当当的名号:“西南王”。是公司西南几个省市的市场负责人。 西南王不是盖的。至少讲标方面,欧阳明一行人都得好好学习。 讲标的前一天晚上,大家都还在进行紧张调试,做系统验证。大家的思路很明确,按照讲标的顺序,把系统完整演示一遍。过程中不允许出现任何错误。这个方法他们取名叫“主流程覆盖法”,后来一直持续使用下来。这个方法的最大好处,在于真正结合业务在进行验证,而不是单纯的功能验证,所以目标导向很强。但即使这样,系统也还是一直在报错。 “这个系统的框架太差了,必须进行改进!”欧阳明在旁边给冀扬他们打气,慢慢就聊开了。 “不如重写一个得了!”冀扬也基本同意他的想法,但更愿意自己写,而不是改写。 “嗯,重写一个是必然的,因为这个产品目前是拓展客户,还属于需求收集阶段。需求稳定后,必然会进行大版本升级的。” “那什么时候才可以升级呢?” “这个还得有点时间,目前关键是解决系统的稳定性问题。” “那得从那里着手呢?” “目前,影响稳定性的主要有两个方面:第一个是模块之间存在不必要的耦合,导致数据一致性常常存在问题。” “嗯,是的。” “第二个问题是,数据量大的时候的软件性能问题。常常出现大工程,系统就歇菜了。” “嗯,要解决这两个问题也很麻烦啊。” “是的,不过整体思路还是很明确的。耦合的思路就是解耦,用接口的方式,将模块独立出来,不允许模块对模块的直接引用。” “这个还好说,那性能呢?” “嗯,表面上说,性能问题很复杂,因为形成原因多种多样。不过针对咱们的系统,性能往往来源于大数据量的导入(到SQLServer)和服务端的数据获取。” “那又怎么样?”冀扬继续问道。 “就是说,我们第一解决好导入数据的模型,然后适时优化数据获取的SQL即可。”欧阳明这样解释到。 讨论还没有完,但是时间已经很晚了。为了更好的应对明天的讲标,大家都要好好休息。因此在最后一次流程正常走完之后,下班的命令被欧阳明下达了。 第二天,他们的讲标顺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