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C] ## 锁优化 这里的锁优化主要是指虚拟机对 synchronized 的优化。 ### 自旋锁 互斥同步的进入阻塞状态的开销都很大,应该尽量避免。在许多应用中,共享数据的锁定状态只会持续很短的一段时间。自旋锁的思想是让一个线程在请求一个共享数据的锁时执行忙循环(自旋)一段时间,如果在这段时间内能获得锁,就可以避免进入阻塞状态。 自旋锁虽然能避免进入阻塞状态从而减少开销,但是它需要进行忙循环操作占用 CPU 时间,它只适用于共享数据的锁定状态很短的场景。 在 JDK 1.6 中引入了自适应的自旋锁。自适应意味着自旋的次数不再固定了,而是由前一次在同一个锁上的自旋次数及锁的拥有者的状态来决定。 ### 锁消除 锁消除是指对于被检测出不可能存在竞争的共享数据的锁进行消除。 锁消除主要是通过**逃逸分析**来支持,如果堆上的共享数据不可能逃逸出去被其它线程访问到,那么就可以把它们当成私有数据对待,也就可以将它们的锁进行消除。 对于一些看起来没有加锁的代码,其实隐式的加了很多锁。例如下面的字符串拼接代码就隐式加了锁: ~~~java public static String concatString(String s1, String s2, String s3) { return s1 + s2 + s3; } ~~~ String 是一个不可变的类,编译器会对 String 的拼接自动优化。在 JDK 1.5 之前,会转化为 StringBuffer 对象的连续 append() 操作: ~~~java public static String concatString(String s1, String s2, String s3) { StringBuffer sb = new StringBuffer(); sb.append(s1); sb.append(s2); sb.append(s3); return sb.toString(); } ~~~ 每个 append() 方法中都有一个同步块。虚拟机观察变量 sb,很快就会发现它的动态作用域被限制在 concatString() 方法内部。也就是说,sb 的所有引用永远不会“逃逸”到 concatString() 方法之外,其他线程无法访问到它,因此可以进行消除。 ### 锁粗化 如果一系列的连续操作都对同一个对象反复加锁和解锁,频繁的加锁操作就会导致性能损耗。 上一节的示例代码中连续的 append() 方法就属于这类情况。如果虚拟机探测到由这样的一串零碎的操作都对同一个对象加锁,将会把加锁的范围扩展(粗化)到整个操作序列的外部。对于上一节的示例代码就是扩展到第一个 append() 操作之前直至最后一个 append() 操作之后,这样只需要加锁一次就可以了。 ### 轻量级锁 JDK 1.6 引入了偏向锁和轻量级锁,从而让锁拥有了四个状态:无锁状态(unlocked)、偏向锁状态(biasble)、轻量级锁状态(lightweight locked)和重量级锁状态(inflated)。 以下是 HotSpot 虚拟机对象头的内存布局,这些数据被称为 mark word。其中 tag bits 对应了五个状态,这些状态在右侧的 state 表格中给出,应该注意的是 state 表格不是存储在对象头中的。除了 marked for gc 状态,其它四个状态已经在前面介绍过了。 [![](https://github.com/frank-lam/fullstack-tutorial/raw/master/notes/JavaArchitecture/assets/bb6a49be-00f2-4f27-a0ce-4ed764bc605c-1534158631668.png)](https://github.com/frank-lam/fullstack-tutorial/blob/master/notes/JavaArchitecture/assets/bb6a49be-00f2-4f27-a0ce-4ed764bc605c-1534158631668.png) 下图左侧是一个线程的虚拟机栈,其中有一部分称为 Lock Record 的区域,这是在轻量级锁运行过程创建的,用于存放锁对象的 Mark Word。而右侧就是一个锁对象,包含了 Mark Word 和其它信息。 [![](https://github.com/frank-lam/fullstack-tutorial/raw/master/notes/JavaArchitecture/assets/051e436c-0e46-4c59-8f67-52d89d656182-1534158643175.png)](https://github.com/frank-lam/fullstack-tutorial/blob/master/notes/JavaArchitecture/assets/051e436c-0e46-4c59-8f67-52d89d656182-1534158643175.png) 轻量级锁是相对于传统的重量级锁而言,它使用 CAS 操作来避免重量级锁使用互斥量的开销。对于绝大部分的锁,在整个同步周期内都是不存在竞争的,因此也就不需要都使用互斥量进行同步,可以先采用 CAS 操作进行同步,如果 CAS 失败了再改用互斥量进行同步。 当尝试获取一个锁对象时,如果锁对象标记为 0 01,说明锁对象的锁未锁定(unlocked)状态。此时虚拟机在当前线程栈中创建 Lock Record,然后使用 CAS 操作将对象的 Mark Word 更新为 Lock Record 指针。如果 CAS 操作成功了,那么线程就获取了该对象上的锁,并且对象的 Mark Word 的锁标记变为 00,表示该对象处于轻量级锁状态。 [![](https://github.com/frank-lam/fullstack-tutorial/raw/master/notes/JavaArchitecture/assets/baaa681f-7c52-4198-a5ae-303b9386cf47-1534158703049.png)](https://github.com/frank-lam/fullstack-tutorial/blob/master/notes/JavaArchitecture/assets/baaa681f-7c52-4198-a5ae-303b9386cf47-1534158703049.png) 如果 CAS 操作失败了,虚拟机首先会检查对象的 Mark Word 是否指向当前线程的虚拟机栈,如果是的话说明当前线程已经拥有了这个锁对象,那就可以直接进入同步块继续执行,否则说明这个锁对象已经被其他线程线程抢占了。如果有两条以上的线程争用同一个锁,那轻量级锁就不再有效,要膨胀为重量级锁。 ### 偏向锁 偏向锁的思想是偏向于让第一个获取锁对象的线程,这个线程在之后获取该锁就不再需要进行同步操作,甚至连 CAS 操作也不再需要。 当锁对象第一次被线程获得的时候,进入偏向状态,标记为 1 01。同时使用 CAS 操作将线程 ID 记录到 Mark Word 中,如果 CAS 操作成功,这个线程以后每次进入这个锁相关的同步块就不需要再进行任何同步操作。 当有另外一个线程去尝试获取这个锁对象时,偏向状态就宣告结束,此时撤销偏向(Revoke Bias)后恢复到未锁定状态或者轻量级锁状态。 [![](https://github.com/frank-lam/fullstack-tutorial/raw/master/notes/JavaArchitecture/assets/390c913b-5f31-444f-bbdb-2b88b688e7ce-1534158712253.jpg)](https://github.com/frank-lam/fullstack-tutorial/blob/master/notes/JavaArchitecture/assets/390c913b-5f31-444f-bbdb-2b88b688e7ce-1534158712253.jpg) <br> ## 多线程开发良好的实践 * 给线程起个有意义的名字,这样可以方便找 Bug。 * 缩小同步范围,例如对于 synchronized,应该尽量使用同步块而不是同步方法。 * 多用同步类少用 wait() 和 notify()。首先,CountDownLatch, CyclicBarrier, Semaphore 和 Exchanger 这些同步类简化了编码操作,而用 wait() 和 notify() 很难实现对复杂的控制流;其次,这些同步类是由最好的企业编写和维护,在后续的 JDK 中还会不断优化和完善,使用这些更高等级的同步工具你的程序可以不费吹灰之力获得优化。 * 多用并发集合少用同步集合,例如应该使用 ConcurrentHashMap 而不是 Hashtable。 * 使用本地变量和不可变类来保证线程安全。 * 使用线程池而不是直接创建 Thread 对象,这是因为创建线程代价很高,线程池可以有效地利用有限的线程来启动任务。 * 使用 BlockingQueue 实现生产者消费者问题。